当前位置:nnbs.cn中医疑难杂症纷纷爱上“电视医院”
疑难杂症纷纷爱上“电视医院”
2022-07-30

上周,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广告审查监督管理办公室传出消息,国家食药监局在1至9月对全国45家频道、电视台播放的3万多次广告进行监测,发现其中有两万多次存在问题,违法率高达62%。

继电线杆医疗广告、厕所医疗广告之后,一些非法医疗机构或者药品利用电视传播面广、形象生动等特点,猛打广告的状况,再度让监管部门头痛。这些广告被形象地称为“电视医院”,早在新兴医院通过各地卫视疯狂制造“送子神话”的时候,北大医院的着名男科专家郭应禄教授就说过:“过去我们的斗争对象是‘电线杆医院’、‘厕所医院’,现在恐怕要转移到‘电视医院’了。”疑难杂症偏爱“电视医院”

肿瘤、高血压、乙肝、美容、祛斑、减肥、男女专科、皮肤科、风湿等是“电视医院”的常客,这些疾病的特点就是,慢性病、患病时间长,治疗与否或者治疗是否有效均不影响生命,但是疾病本身又让患者充满烦恼;目前没有好的治疗办法,患者常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求治。

“电视医院”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大多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大城市。虽然,国家工商总局在几个月前已经规定“不允许医疗产品在电视台做挂角广告”,但是上海的一家号称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仍然在几家卫视播放的电视剧画面中做挂角广告。

中国消费者协会曾呼吁名人应谨慎代言医疗广告,但饱受争议的解晓东仍然出现在新兴医院在央视的广告中,只是出现的频率、持续时间都减少了,其煽情表演的部分内容也删掉了。另外,一些电视台甚至在特定的医疗健康节目中,把那些看上去就让人疑窦丛生的医生请到演播室,其谈话内容无非是“建议患者去某某医院看病、吃某种药品”。“电视医院”监管仍处空白

据了解,我国的《广告法》、《医疗广告管理条例》,以及北京市《医疗广告出证暂行办法》等文件中,都对医疗广告进行了严格地限制,但是由于违法成本太低,很难遏制违法广告蔓延的势头。

据介绍,目前工商局对违法医疗广告的处罚主要依据的还是1993年颁布实施的《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处罚力度偏轻。如对未经审批、未取得《医疗广告证明》发布医疗广告的行为,没收非法所得,处以3000元以下罚款,对违法广告主最高也只罚5000元。3000元的处罚与广告所能带来的成百上千万巨大收益相比,根本起不到震慑作用。

同时,《医疗广告证明》也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根据北京市《医疗广告出证暂行办法》规定:宣传治愈率、有效率等诊疗效果或隐含诱导就医的,利用患者、医学权威机构或专家的形象的,冠以祖传秘方或名医传授等内容的,涉及皮肤科、性传播疾病内容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一律不予以出证。但为什么明令禁止的内容却屡屡出现在医疗广告中?卫生局一位人士无奈地表示:“我们批复的内容都是干净的,但是有些医疗机构一出大门,就把批复内容篡改了,它们要的就是一个批号。”

据介绍,卫生部门对违法医疗广告没有处罚权,这项职能由工商部门负责。而他们所能做的只是向工商部门举报,撤销并在当年及下一年不再给出现违法医疗广告行为的机构进行出证。专家:万莫轻信“电视医院”

记者发现,这些“电视医院”几乎都会给观众留下电话号码,从这些号码的区号判断,这些“电视医院”大多来自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无一例外都有着奇特煽情、暗示性极强的名字。

但这些广告却基本不在北京本地几家电视台出现。记者随机拨打了几个电话号码,这些所谓“电视医院”的法宝其实大多是推销某些药品或者医疗器械,甚至不用见病人,只要把钱寄过去,他就可以“发货”。这些药品无一例外都价格不菲,最常见的后果,就是这些“电视医院”将患者的救命钱尽收囊中,患者轻则小病大治特治、耽误病情,重则花了钱病没治好,反而治坏。

业内人士分析,由于北京等大城市几乎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医疗资源,故外地患者对北京、上海等地的医疗技术非常“迷信”,这是其盲目相信这些“电视医院”的重要原因之一。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源还是我国的医疗资源分配不公平,很多外地患者有了病不知道该到哪里才能得到有效的治疗,而“电视医院”恰好钻了这个空子。

实际情况是,目前癌症、狼疮、乙肝等疾病,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无法解决的医学难题。专家已经呼吁,患者莫要轻信广告宣传,越是难治的疾病,其“治疗”的方法和药物越多。对于疾病,患者一定要相信正规医院的治疗,早发现、早治疗是治愈疾病的基本原则,患者切莫把救命钱和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所谓的“神奇药物”上。

业内认为,医疗资源分配不平衡、医疗信息不对称,以及监管不力是造成“电视广告”泛滥的主要原因。据了解,中国卫生资源分配极不合理,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中国卫生资源分配公平性在全世界排名中居第188位,列倒数第四位。

首先,我国的医疗资源城乡之间差异巨大,许多边远地区尤其是农村患者,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求医,他们迷信“北京、上海的医生”,但并不掌握北京医疗机构的具体情况。而打着“北京旗号”的电视医院,恰好钻了这个空子。

其次,即使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中,大小医院之间的医疗资源分配也不平衡。例如,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优秀的医生几乎都集中在三级大型医院,患者于是纷纷到大医院就诊,这导致了大医院人满为患,而一级医院门前冷落。在财政支持不足的情况下,由于缺钱缺人,难以为继,所以不少小医院干脆把医院暗中出租给一些江湖游医,失去话语权的社区医院只能任由游医猛打广告。这给游医提供了一个便利条件,造成了不良循环。

专家认为,首先要建立健全监管机制,同时力求平衡医疗资源分配,并加强健康教育。例如,可以采取大医院“辐射制”,即一个大医院“管”周边几个小医院,或者定期让大医院的医生到小医院出诊。不妨把到小医院服务和医生的职称评定挂勾,比如评定主任医师、主治医师的“硬件条件”之一是必须到小医院服务一年,这样才有可能加强小医院医疗技术力量,使得小医院能够靠自己的力量运转起来。